【家族史】From the Vampire - 炎の十字
2017/01/24(Tue) < 16:21   【家族史】From the Vampire

  ──只是我必須告訴你,吾友,我不把你當外人。這不是甚麼神賜天賦,而是我們不願意承認的家族惡夢,而他現在追上我了。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不需要一個軟弱無能的領導,更不需要一個表現自己仍有未知恐懼的先鋒,但我的確不知道自己面臨了甚麼,至少清醒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甚麼。能找到的資料少的可憐,而他們全部都導向相同的結局。

  不過很多是比起死亡更令人厭惡。別讓我再寫下去,不准要求。

奧德利亞     


-- ◇ 【家族史】From the Vampire の続き --


【埃蘭茲家族史‧From the Vampire】
 
  在碩果僅存幾個著名純血家族中,埃蘭茲家族和其餘家族一樣,有不少名字刻畫在歷史的長河之中(而不單單只出現在自家的掛氈畫像上)。正反面的評價兩極之外,對於一些避而不談的爭議性人物,這個家族卻是毫不避諱,甚至在外人眼中帶點自豪的陳述。無關善惡、單純崇尚強者美學的極端性格或許正是他們的寫照,然而其中針對這樣一個歷史悠久的純血家族,流傳在外最具爭議的傳言,卻也是針對他們自傲的血統。埃蘭茲家的家徽是多角蛇以及黑檀木魔杖集合的圖騰,有些人卻認為多角蛇上頭的薄翼並非屬於蛇類,而是來自蝙蝠──那正是吸血鬼的象徵。對此家族本身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強烈,甚至到達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決鬥時有耳聞)。除了此舉動直接質疑到純血的正統性而忍無可忍外,根據家族成員的轉述:這是個單純的原則問題:他們本來就不喜歡自己說明的規則被人忽視,包含自己聲明的說法,無論最後是不是正確。
  儘管家族自身否認,但從流傳下來的醫療文件和後來逐漸藉由修補而還原的一些過去信件,可以知道傳言之中必定隱藏部分真實。埃蘭茲家族自古以來常出現近親間的通婚,其餘家族常面臨的兄弟鬩牆、繼承爭奪的景象在這裡雖有出現,但最主要面臨的往往是沒有男丁、有也是獨子的狀況,甚至有好幾次因為早夭而差點血統斷絕。另一點則是偶發性的疾病,也是主要出現在男性家族成員身上,這種疾病由於家族本身拒絕提供更多資料,一直是晦暗不明的領域,但由治療紀錄和書信上可以知道此種疾病的症狀:一開始為輕微的畏光,患者會對陽光有強烈的厭惡,但陰天和雨天這類沒有直接照射的狀況依舊正常,之後伴隨劇烈的頭痛,同時畏光的情況更加嚴重。隨著病情惡化,進入另一個階段的患者則會出現疑似轉化的現象,類似月夜的狼人,然而這種轉化程度卻是日漸加重,從一開始的犬齒和獠牙、到之後出現角膜變紅、眼眶周圍血管浮出等現象;在轉化期間意識模糊,直到全然失去意識。轉化的程度加劇後,間隔也會逐漸縮短,在發作期間會無意識的攻擊外人。由奧德利亞‧馮‧埃蘭茲和其屬下席拉‧米德奈特的書信中,可以知道在他短暫還保有意識的階段他只知道自己有難以抑制的嗜血慾望、在接觸鮮血時會陷入狂暴的喜悅中無法自拔,進而進行更多的殺戮。


  他們甚麼也不懂,以為我是為了激勵士氣刻意對自己施展變形咒,好讓那些愚蠢的麻瓜搞清楚誰才是主宰。你也知道,比起毫無效率的互相猜測試探,恐懼才是對付無法溝通的敵人最有效的方式,這點上是挺方便的,也的確放眼望去盡是些令人滿意的反應,那種從身體深處湧出近似麻痺的喜悅甚至讓人願意把殘存的理智雙手奉上。
  只是我必須告訴你,吾友,我不把你當外人。這不是甚麼神賜天賦,而是我們不願意承認的家族惡夢,而他現在追上我了。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不需要一個軟弱無能的領導,更不需要一個表現自己仍有未知恐懼的先鋒,但我的確不知道自己面臨了甚麼,至少清醒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甚麼。能找到的資料少的可憐,而他們全部都導向相同的結局。

  不過很多是比起死亡更令人厭惡。別讓我再寫下去,不准要求。

奧德利亞     


 
  奧德利亞的書信是近期內保有最為齊全的文件,但主要必須歸功於席拉,身為屬下的席拉顯然比奧德利亞更清楚這紀錄的重要性。在一來一往的書信中唯有他不厭其煩的安撫,才得以持續,文件中充滿不要讓我繼續、儘管是你、我情願你直接過來當面討論的這些語句,在近代魔法史上也對這位著名黑巫師有了不同的評價。

 
  我答應了他的要求,在峭壁紮營時,我告訴大家首領有要事必須遠行,事實上我陪著奧德利亞來到懸崖底下。他拒絕讓我停留,這時候的他已經無法恢復成原本的模樣,深深刻畫在他眼眶的黑色紋路美得像是藝術,但是我知道那是他生命的悲鳴。他脾氣雖變化無常,這時候我可以忍耐,因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是不是自己。在那裏我最後一次和他擁抱,儘管他充滿拒絕,可是我知道怎樣讓他無法拒絕,他一直都是那樣好懂,過程中我只感受到鮮血的味道,和他努力不去思考這些會讓他多麼興奮。然後我把他鎖在峭壁上,轉身離開,很清楚知道這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他問我還記得他以前的模樣嗎,我再一次回答出正確答案,這時候覺得自己其實不必依靠變形術也可以成為另一個人,因為演技實在太好了。
  我完成了他的願望,替他收拾他那已經變形的軀體。為什麼這樣一個誰也無法追上的人,最後卻還是被陰影追上呢?我不是他,最後能夠做的就是這些,勢必會瓦解,他勢必會責怪我,但是我不會讓他罵下去,因為他永遠不可能說的過我,不管他有沒有發現,他從來無法拒絕我的要求,除了活下去之外。
 
  我不會再寫了。

席拉     


 
  這些由席拉記錄的手筆存放在米德奈特家,一直保存良好,也一直沒有公開,直到近期在兩家同意下連同其他份存放在埃蘭茲家的手稿一同釋出作為醫療研究使用,不過仍舊拒絕其他用途和引述,並且限制極大。歷史上奧德利亞造成的動亂最終在首領消失下潰散,最終沒有人知道奧德利亞的下落,從席拉的手筆和這期間最大規模的川西凡尼亞之亂地點來看,估計是在羅馬尼亞的山區,只是最後的遺體究竟在哪也無人知曉。
  這種席拉稱作侵蝕,奧德利亞稱之為反嗜的症狀幾乎成為埃蘭茲家族的惡夢,好發在成年男性身上,嗜血、畏光的傾向以及轉化的外觀和吸血鬼的習性如出一轍。回溯到更久遠前埃蘭茲家的史料,終於得到最終的解答。
 
 
  一切都結束了,領主大人說這是他必須面對的最後,但無論如何都要保住夫人和小孩,只有他留在莊園,那些暴民們才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裏。一堆麻瓜和半吊子的巫師是能做些甚麼?儘管大人都這樣說了,夫人還是堅決要留在他身邊,甚至不惜要舉起魔杖對抗,但畢竟對一個懷孕的女人來說這一切都太超出她的負荷了,我懂大人的心情,可是下這樣重的手究竟是為什麼。我很害怕他會連同我都一起擊殺,結果他只是抱起夫人,之後扯下自己的徽章遞給我,叫我好好照顧夫人,並幫他把信件帶到。即使我知道他真的是吸血鬼,但是那也不是他願意的啊,以前明明是個正常人,那一次意外卻徹底改變了所有人。為什麼大家把瘟疫歸在他身上,吸血鬼也不是胡亂攻擊人的不是嗎?
  夫人已經有了孩子,領主很擔心自己的小孩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即使他保留著人性但身體畢竟是改變了。然而夫人卻說無論如何都會生下小孩,她是位堅強的女性,但是失去他之後要承受多少磨難?
  當我們終於離開時,回頭看到是起火的莊園,迪亞哥之後告訴我,他們害怕領主,即使面對的是已經死去的屍體也不敢大意,在扔入烈火燃燒殆盡之前,他們將木樁釘入他的心臟,之後用銀製十字架鍊條將緊緊他綑綁。


 
  巫師都相當明白,吸血鬼並非不死,而他們也不懼怕十字架本身,他們畏懼的是陽光,除非碰觸的是帶血的傷口,銀製品並沒有威脅性,至於木樁穿心,完全是多此一舉的行為,這是沒有人可以存活下來的方式。由此可知當時埃蘭茲家族擔任的領主統領的主要是麻瓜,也曾經有完美融入非魔法族群的時期,但無論之前如何,在卡洛斐‧提理安‧埃蘭茲這一代都宣告終結。而後從家譜顯示,接下來的幾代子孫壽命都不長,事實上卡洛斐的兒子只活了十八歲,而後接連三代的小孩都沒有超過二十歲的紀錄,這部分留下的不多,曾經光輝的家族到後來面臨滅絕的危機,卻也因為早婚幸運的撐過,直到安羅斯‧埃蘭茲和莎夏‧埃蘭茲那一代因為戰爭重新取回領主身分,這一回不只是麻瓜,也包含部分巫師成為領民,那正是魔法史上的妖精叛變殲滅戰。兄妹在此戰成名,卻也因為手法太過激進而毀譽參半。安羅斯和莎夏生下的小孩和之後的子孫才終於從早夭的詛咒中脫身。
  與變異之後的人類產子目前的案例,已經可以知道狼人與尋常人無異,在縛狼汁的作用下更可以將月夜的轉化傷害減為最低,只剩下外表無法改變,狼化的特性只存在被咬的那一方(成為狼人的當事者)並不會由通過血液傳承。但吸血鬼仍舊是未解的難題,或許這種生物本身與血的關連甚深,長生種(原生吸血鬼)的生態研究雖有大片空白,但即使是同種族,產子的機會也相當低,吸血鬼轉化也並非每次吸血都可達成,因此數量比起其他種族可以說是相當稀少,而在經歷太多不愉快的歷史後,近代的他們也多半低調選擇隱藏,目前可以掌握的、有規模的族群大致分布在喀爾巴阡山脈附近,魔法部不只一次釋出善意,但常常得不到善意的回應,這一點上和人馬、妖精類似(他們還是派了代表參加第一、第二次魔法智能生物會議,魔法部召開此會議用來決定魔法生物和智能魔法生物兩者的分別,但他們在中途都選擇離去,沒有參與到最終討論)。
  因轉化而生成的吸血鬼因為原本是人類,轉化後面臨本能和人性的掙扎,與長生種不同,他們缺乏生存所需要的野性直覺,中世紀麻瓜的黑暗時期中包含對女巫、吸血鬼、狼人等種族非理性的恐懼,造成的大規模獵殺行動中,轉化後的吸血鬼幾乎是難以抵擋:並非僅僅是能力的不足,而是在人類的理智以及吸血鬼本能拉扯下無法決斷,暴露在強烈警戒的環境下無法好好掩飾自己,最後淪為暴民怒火下的犧牲者。與長生種本身把人類和自身區分開的做法相異,因此後者的殘虐程度超乎想像,慶幸的是他們遵守某種程度的規則,因此維持在平衡之上。
  轉化的吸血鬼難以在尋常人之中生存,繁衍的意願也極低。埃蘭茲家留下子嗣並持續傳承是極度稀少的案例,卻也因此缺乏先例可循。由於卡洛斐本人確實是名巫師,並非長生種,埃蘭茲身為純血家族的地位是肯定的,然而被抗拒接受的吸血鬼血統卻也是無法切割的一環,綜合上面的資料可以得到的推斷:由血傳承的特徵在前幾代子孫中明顯造成負面影響,早夭就是其中之一,傳承幾代後逐漸融合不再排斥,變成隱性的特徵;吸血鬼的因子不再直接影響性命,卻會藉由某種因素開啟,血統侵蝕的症狀發生的對象清一色是黑巫師,這是流傳下來明顯看的出有血統侵蝕特徵的患者。但家族中仍有描述模糊不明,最後突然消失沒留下消息的成員,安羅斯最後也是下落不明,在那之前拒絕與莎夏以外的人接觸,極有可能是最初的案例。建構在此推論,血統侵蝕的開啟,會使患者逐漸失去原有的人性,然而這不代表成功轉化成吸血鬼,而是在轉化之中耗弱,最後全然失去理智,同時也會在精神耗弱中失去性命。這一點不清楚是因為吸血鬼的血液已經太過淡薄,還是這本身就是傳承的原罪。惡化的時間不一定,但可以知道,任何順應本能中嗜血以及渴求鮮血的舉動都可能導致症狀惡化,席拉的日誌中記錄奧德利亞最後幾乎是沉溺在殘殺和支配的瘋狂之中無法自拔,直到最後才感受到其關聯性,卻為時已晚。隨著書信往來觀看他的心理狀態,的確和惡化的進展有著密切關連。
  未經證實,但破心術以及變形術上的造詣也可能源自夜之種族本身的能力,然而並非每一個成員都具備上述特長。



※最近一次的近親婚姻是西弗‧埃蘭茲和賽特‧埃蘭茲,賽特和西弗的關係為表兄妹,兩人的小孩為布拉德和盧恩。同意釋出手稿的正是成家之後主持埃蘭茲家的布拉德,當時米德奈特家的決定者則是佩卓納斯。如果選擇是深黑神話的狀況,釋出者變成盧恩,不過顯然奧爾的研究幫不上他。


◇留言(0) |カテゴリ : Pottermore  >>  Pottermore共創 埃蘭茲 米德奈特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http://flamycross.blog.fc2.com/tb.php/19-d8cf60d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