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termore】魁地奇後醫院廂房裡的難題 - 炎の十字

 一人一西可、盧恩下掃帚的事件接龍。一切都是打擊手芮兒的家長突發的短篇:每場魁地奇背後都有些小秘密。其文章最後萬分引人遐想感覺就是另一個故事。
 
 小河把盧恩打下掃帚後,提到的醫院廂房劇情。中高年級的事了,所以是以大家都認識的前提出發,還沒有說明認識的原因。認識還是在大漏水那邊吧。個性上的不同除了成長之後改變外大概就是所謂的對什麼人擺什麼臉(?)

 夏洛讓我太感動惹所以做一件這樣的事情!(閉嘴)

-- ◇ 【Pottermore】魁地奇後醫院廂房裡的難題 の続き --

.



【所謂魁地奇後醫院廂房內的小插曲】


 躺在床上的盧恩終於恢復意識的時候,只覺得自己胸口很冷。他無比艱難的低下因為久睡而僵硬的頭,看到自己上半身被剝去衣物裹上繃帶,回想起造成這一切的慘劇時,被迫躺床的男孩臉色只能用惡劣異常來形容。

 穿上史萊哲林魁地奇隊的隊服、有著朋友的支持(對面吃著早餐的佩卓納斯。盧恩覺得隊友們可能對他們的關係有點誤會但也懶得多費唇舌解釋)、過分激動和慷慨激昂的戰術討論(他皺著眉頭看著隊長嘴裡的培根碎屑掉入自己的南瓜汁中,之後對這杯南瓜汁致謝不憫),當時他以為這將會是個尋常的比賽。對手是赫夫帕夫,比起前一年自己終於克服莫名其妙深植體內那份對高度的恐懼、成為看守手時的初次對戰,盧恩並沒有特別焦躁或是企圖想證明什麼的欲望。

 唯一會激起他全力戰鬥的欲望,大概也是對上葛來分多時,那雙燃燒著熾烈火焰的琥珀色大眼睛。阻擋女孩的進攻並且一次又一次在她面前嘲笑這些失誤,是個讓人打從心裡感到愉悅的饗宴,無論是視覺上、還是心理上。

 又或是對上雷文克勞時,看著自家兄弟在空中飛舞,在親情與榮譽間掙扎最後被搏格追逐的戲碼,似乎也挺不賴。不過更讓他興奮的大概是雷文克勞觀眾席上的另外一道視線。盧恩很清楚那樣的視線是期待什麼樣的結果,但是不讓這結果實現、在空中盡情表現的自己,會不會讓他有那麼點動搖?

 雖然他動不動搖、都無法對盧恩的舉止有任何改變,正如同他不會對盧恩的態度有所改變一樣。躺在床上的黑髮男孩心裡是這樣想著,他滿意閉上眼,想像一向斯文的對方平靜無波的眼裡出現一抹被打亂的驚訝和焦躁,這樣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癱在床上的盧恩無法忍受自己病厭厭的狀態,打算坐起身,但牽動自己胸前的肌肉讓他痛的再次閉上眼睛、起床的姿勢也維持在一半。再度睜眼時他看到桌上五顏六色的慰問品,其中有個特別突出的怪異物品:長相歪七扭八的巧克力蛙,盧恩正疑惑那隻蛙身上裝著的那一坨究竟是什麼鬼東西,仔細看才看到芮兒歪七扭八的字,看來是買回來後硬是被加了巧克力翅膀的巧克力蛙。


 「好盧恩,你知道的,其實你們贏了。但是!你也掉下掃帚了!收下你最愛的巧克力蛙當作我們友誼的證據吧!! R.S」
 

 「媽的。」趁他不醒人事時逼他接受這點真的是他媽的讓人不悅。但是盧恩還是把這巧克力蛙擺回去床頭,並沒有順手扔到垃圾桶裡。

 這時候外面傳來刻意放慢、壓低聲音的輕柔腳步聲。龐芮夫人大概不在吧。所以盧恩聽到腳步聲在廂房外側猶豫的轉了幾圈,最後才推門進來。踏進廂房的奧爾完全沒有預計到會與完全清醒的盧恩打照面,瞪大眼睛僵在原地。

 喔?這傢伙還是來了。

 盧恩這時候終於抬起上半身靠在枕頭上,他盯著原本似乎打算趁他熟睡時偷偷來探望、之後不留痕跡溜走的奧爾,心情越來越好,所以決定跟他耗點時間。

 「你好。」聲音實在很僵硬,不過很禮貌。進門的奧爾還是謹慎的維持一段長距離,看來是吃過苦頭。穿著霍格華茲制服、還搭上藍色的雷文克勞圍巾,遲疑的摸向最靠近自己的床沿之後坐下的奧爾可能是因為秋季走廊上的冷風,吹的雙頰泛紅。他推了推沒有度數的眼鏡,指著自己懷裡的書。

 「看來你恢復的不錯呢,我剛好要去圖書館,布拉德剛剛來過,佩卓也來過,他們說你還在昏睡——」

 「不用擔心,現在我很清醒。」盧恩沒有等到奧爾說完就打斷他的說明,看著被無禮打斷而有些不開心的奧爾,盧恩心下愉悅有點想移到離他更近的位置,但當他雙手抓住床沿要起身時,卻又被一陣劇痛弄得頭昏眼花。


 芮兒.思尼奇,炸掉大釜有很多種方式,但是今後選擇要不要炸掉的,是我,不是你。


 奧爾看到盧恩突然臉色慘白的卡在原處時似乎有點心軟,於是他緩緩的往前移了一張床表達自己的妥協:「不要亂動比較好。如果沒有記錯,你肋骨應該斷了幾根,大腿也被擊中。」他頓了一下,回想起當時媲美羅馬競技場的氣氛:盯著空中飛來飛去的赫夫帕夫、史萊哲林隊伍,認識的兩名友人都在那裡,嬌小卻擁有超越常人活力的芮兒在中場之後對史萊哲林的看守手發出第一波攻擊,照道理要打向敵方非看守手成員的搏格就這樣直勾勾的打向守門的盧恩,盧恩似乎早有準備似的緊急在掃帚上轉了一圈躲過攻擊,當時搏格代替快浮射門那幕還頗有喜感。

 「芮兒肯定跟盧恩說了,不然剛剛他大概沒有預料到。」身邊的布拉德有點五味雜陳。周圍爆出的哀號過於明顯,惋惜聲接連而起的情形讓奧爾不禁驚嘆起盧恩的為人究竟為什麼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

 相反的,史萊哲林那一方則是大聲爆出歡呼,大概是對平時就很作惡多端的看守手先生挺有自信的吧。

 不過流傳在各學院中所謂一人一西可、盧恩下掃帚的活動可不是這樣就結束,至少芮兒的打擊技術可是媲美當初葛來分多的衛斯理兄弟呢。第二次馬上打中盧恩的左大腿讓他來個垂直墜落,被施與飄浮咒沒有重重落地的盧恩,還是隨便施了個固定咒、萬分堅持的爬上他的掃帚,而史萊哲林的隊長福林也沒有替換人的打算,就這樣又打了二十分鐘。直到最後面臨躲開搏格就會被得分這情形的盧恩,在空中展現可歌可泣的側胸接搏格左手打快浮的技巧,完成這悲劇的演出後他轟轟烈烈的撞上球框之後落地。這樣的舉止大概可以贏回不少民心吧,奧爾狀似冷靜的看著原先起鬨的觀眾沒有預期的歡呼,然後不意外的看到韋芙跟大家相反是先歡呼之後一臉擔憂。

 彷彿是為了替犧牲的看守手復仇,史萊哲林的搜捕手在昏迷不醒的盧恩被抬出場外後的幾分鐘後捉到金探子,比賽就在史萊哲林轟動的歡呼聲中劃下句點。

 聽著奧爾寫實的戰況回顧,盧恩的臉色簡直跟朝代興盛衰亡一樣精采,特別是當奧爾偶爾加入一些莫名其妙的旁白,例如「打胃的話大概會噴出早餐吧」、「聽說佩卓也投注了,你人緣還真是差啊」,搭配上純粹是好奇和研究口吻的這類評論,讓重傷的盧恩開始覺得自己在痛死之前會先被言語攻擊致死。

 「不過必須說,你還堅持到最後這件事情的確很‥‥‥值得稱讚。」草草率率的結尾有那麼點不像奧爾。

 「喔?」眉毛挑起。

 「對於學院榮譽願意去用身體接搏格又堅持不下掃帚離賽,信任這樣的隊友的史萊哲林,贏了賽事這似乎也不意外。」

 「因為爬上掃帚當看守手,已經花了我太多力氣。」

 奧爾看著喃喃自語的盧恩,有點意外他竟然會反常的在人前敘述自己難堪的過往:曾經因為怕高而在飛行課當眾摔下來的男孩,三年後卻跌破大家眼鏡成為看守手這件事情,中間的曲折早就從韋芙那邊得知,當然他得到的不只看守手這位置,還與韋芙正式交惡,開啟互相看不順眼的歪曲道路。

 正當奧爾開始思考盧恩被打的其實不是側胸、可能是腦袋這件事情時。

 「喔?突然對我這樣感興趣啊。」有氣無力的語氣裡居然還有笑意,仔細聽似乎還有種擺明在調戲人的味道。奧爾覺得剛才的確是自己想太多了,看著裸露上半身靠在床頭,一臉興意盎然望著自己又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盧恩,他覺得這男人就和之前一樣讓人不知所措。而且更讓人不知所措的是自己的臉皮比想像中的薄,這樣一句的話就讓他有點臉燙——奧爾一向很不會應付這類的情況,同性亦然。

 「你感覺應該好了。」奧爾起身想要離開,實在不知道跟醒著的盧恩要談些什麼,只能強制終止這段詭異的對話。

 「我不太清楚,替我看一下?」什麼側胸、什麼大腿的。

 「不要!」

 正當他激烈的(盧恩微笑的感覺對方聲音一如往常無力的很沒有說服力)抗議時,龐芮夫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訪問有登記嗎?海洛先生?」奧爾這才想到自己剛剛來的時候沒有登記,連聲的抱歉後龐芮夫人拿著一瓶冒煙的飲料走過來,溫和的看著滿臉歉意的奧爾。

 「不用太在意,海洛先生。」有禮貌的孩子人人愛,龐芮夫人也不例外,面對連隨便找地方坐都坐姿標準雙腿合起、笑起來斯文又總是在冒犯到人時先一步道歉的男孩,有誰捨得罵下去呢,而且層出不窮的詭異想法也曾給她在照顧病人時實質的幫助。不過這位討人喜歡的海洛先生對面,另一個男孩就讓人很想罵。龐芮夫人看著盧恩一臉陰沉的望著她手上的液體,又看看放下頭髮、包裹在厚重的冬季制服下看起來就像女孩般纖柔的奧爾,她將瓶子遞給後者。

 「?」

 「作為沒有簽到的處罰,麻煩你幫忙哄埃蘭茲先生吃藥。」龐芮夫人眨眨眼,照道理造成困擾可能會被抓去打掃廂房這類的雜物,但是這次就被草率的帶過了,不過這項聽起來很方便的工作其實不是旁人想的這樣簡單,奧爾苦笑著。

 「嘖。」打從看到液體後就沒有好臉色的男孩毫不掩飾的表達他的輕蔑。

 「埃蘭茲先生,你以為你在喝南瓜汁嗎?」

 「生骨水如果加點中和苦味的朴蛙卵——」魔藥學讀多了人總是有那麼點怪癖。

 「埃蘭茲先生,在你下一次跟史卓小姐打起來光臨這裡之前,可以自己試試看,現在你必須要喝下去。」龐芮夫人用敷衍的語氣打發坐在床上的盧恩,之後看著已經拿起瓶子研究的奧爾。「交給你了,朋友的話他大概會合作一點。」鼓勵性的輕拍奧爾的手,龐芮夫人又走回廂房後面的調理室了。看來被委託一項棘手的任務啊,奧爾搖著頭,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拒絕女性的託付,或許對方看了他的外表,也以為自己個性會跟女孩子一樣細心吧,但是。

 她應該不知道盧恩每次看到他都像是看到老鼠的貓一樣追著跑,也不知道對身為男性的自己而言,盧恩造成的困擾也是多到讓他數不清。

 嘆了口氣,奧爾轉過頭。盧恩正以一樣的姿勢靠在床頭,一臉正在思考該如何刁難自己才會最有趣的表情,他必須要在那顆被搏格打到失常的腦袋恢復之前完成這個任務。但就在奧爾這樣想的同時,盧恩就已經開口了,還是帶著興致被喚起、擺明就是不合作到底的神情。

 「很好,現在,你要如何勸我喝掉它。」

 「不喝不會好的。」奧爾溫和的耐著性子跟他耗下去,「而且你喝不喝我也沒有關係喔。」他努力的表現出喝不喝都與他無關的態度,只是他的眼神游移,沒有對上盧恩的眼睛,視線落點是放著藥品的醫療櫃,給人一種他對這東西還比較感興趣的錯覺。

 「有關係。」彷彿看透他一般,盧恩慵懶的說著。奧爾每次都不能明白他怎麼能夠對他笑的這樣沒天良,說出去大概也沒人相信。「答應的任務不完成,相當無禮。」他滿意的挪動自己,讓臉面對奧爾好更清楚看到他的每一個表情,「說。」

 奧爾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擔心他的傷勢是否是個多餘的舉動。

 他猶豫了一下,最後走近盧恩,拉了張椅子坐在黑髮男孩的身邊,當他拿起瓶子湊到對方嘴前時,盧恩冷哼了一聲避開死活不喝,讓他實在很哭笑不得。於是他只能說些有的沒的轉移注意力設法趁機灌藥進去「那是我看過做過最好的愛情魔藥。」努力裝出激賞的口吻,奧爾的內心卻在計畫著接下來大不了就昏擊他直接灌藥,相信龐芮夫人會理解的。

 「看來沒你想像中的好。」不然你就不會說出來給我聽。

 「巧克力我拿來做了一些小實驗,但是失敗了,我分不出來是愛情魔藥太強、還是那女孩本來就對你有意思。」言畢,奧爾再次把瓶子湊過去,結果盧恩側身要避開,卻吃痛的呻吟出聲,側過去的臉看不出表情,但是身體卻劇烈的抖了一下。肋骨斷裂後的壞處就是無法進行激烈的運動,就連稍微大聲的說話都會牽動傷處,所以進門之後盧恩的聲音一直都是懶洋洋又有氣無力的,說長一點的還會喘起來,以他的性格應該很不舒服吧。奧爾有點擔心的把手壓在床沿,上半身跨過床沿打算去看盧恩轉到另一側的表情,結果他身體才移到床上方,盧恩就立刻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彷彿是計畫好一般,轉過來的臉還帶著計謀得逞的微笑、極具威脅的貼近奧爾。腦袋裡回想起之前同樣的動作接下來可能導致的結果,奧爾嚇的沒有多加思考,反射的把盧恩往外推去。

 但這次跟以前不一樣,沒有任何阻力、相當順利的推出去了,盧恩的表情因為突然的痛苦而扭曲,猙獰的程度讓奧爾心跳都漏了一拍。往外倒下的盧恩急忙伸出手,掙扎的想要抓住床沿固定自己,卻沒有足夠的力氣挺起上半身,眼看就要跌下床去了。沒有多少時間思索的奧爾著急的爬上床、張開雙臂正面摟住了他。

 「‥‥‥」

 「‥‥‥‥‥‥」

 還沒有從疼痛中恢復過來的盧恩沒有體會到預期的撞擊,最後關頭抱住盧恩沒讓他掉下去的奧爾,則還在自己貼在另一個男生裸露的胸膛這份衝擊中,之後困窘的紅著臉想放下對方,卻又混亂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盧恩上半身全部是冷汗,他有點驚恐的想著剛剛一臉沒事模樣的盧恩竟然沒有恢復,一邊對自己失手又造成傷害感到抱歉。

 「盧恩,還好嗎?你說話?」

 「‥‥‥」沒有預期的回嘴和欠揍的笑容,盧恩只是空洞的看著奧爾,嘴唇泛白。奧爾這才發現盧恩側胸的繃帶裡似乎還有著硬物,大概是防止撞擊的護套吧。斷裂的肋骨無法提供保護作用,這也就代表——

 「!?」

 要不要去找龐芮夫人?交給自己的任務沒有達成,卻還造成更大的麻煩這件事讓奧爾遲疑了,但是隱埋事實犧牲他人不是雷文克勞的作風,奧爾還是起身,打算跑到後面的調理室請龐芮夫人解決,卻被盧恩拉住手,看來是不希望他過去。

 於是他坐下來,手忙腳亂的在腦中搜尋看過的書籍中該如何對待肋骨受傷的病患,他從隔壁床拿來薄被,思考了一下掀開盧恩的棉被,裝做沒有看見包了石膏的大腿(理所當然穿了件四角褲)在他腰際塞入捲成一捲的薄被,之後考慮了一下又搖搖頭,拿走棉被扶起盧恩,在他預計靠背的地方放上鋪蓋軟被的枕頭,之後慢慢的、輕柔的讓他靠上。過程中奧爾有點吃力,因為完全無法使力的盧恩即使只是移動上半身也相當的沉重,還得顧忌到對方的傷勢。等到結束後,奧爾皺著眉頭看著盧恩露出的上半身,他走到不遠處的儲物櫃拿出乾淨的白毛巾,替盧恩擦乾上半身的汗水,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奧爾又抓起盧恩腿上的棉被裹住對方。

 「痛。」微弱但是很不悅的語氣。

 「對不起。」奧爾很誠懇、沒有掩飾的直接道歉了。但是那是你的問題,誰會知道有人不顧命也要跟平常一樣騷擾人呢?他硬生生的把這話吞下肚裡。

 「藥拿過來。」

 奧爾嘆了口氣,壓下盧恩伸向他、打算接過藥水的手。他把瓶子傾斜,倒在碗中的液體冒出詭異的白煙。生骨水的效果自然就是讓人生出骨頭,一般骨折只需要接續就可以恢復,頂多上石膏一天避免活動力過剩的學生在接續初期再度傷害到骨骼。但是被博格直接打中胸側的盧恩肋骨卻是不幸的擦傷肺片,最後龐芮夫人乾脆直接把最嚴重傷處的肋骨變不見好治療受傷的肺部。也因為這樣,盧恩自然得重新生出肋骨,過程自然是很不好受的。

 盧恩看著空中的湯匙,皺起眉頭。「乖,吃下去。」奧爾也不知道自己在搞什麼,只覺得安靜後的盧恩看起來是有那麼點可憐,忍不住就想出言安撫。當盧恩露出半放棄的神情張開嘴咬住湯匙時,奧爾有種任務完成的安心感。

 於是醫院廂房內緩緩進行著被外人看到兩個人都可能想自盡的餵食行為。過程真的是難以形容的詭異,詭異到大概史萊哲林探病的隊員都會瞠目結舌到想忘記這種畫面的程度。每當盧恩眼光飄向其他地方,奧爾就認真的跟他說這裡只有他們,直到盧恩再次放棄般的張開嘴。

 喝完一瓶生骨水的盧恩最後自己選了個舒服的姿勢,還用棉被蓋起了頭。據說生骨的過程非常疼痛,就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咬跟鑽動。奧爾不清楚會是什麼感覺,不過盧恩直接了當蓋上被子,來個完完全全的相應不理。奧爾只能苦笑的把瓶子還給龐芮夫人,並且獲得出乎意料的肯定。

 「今晚埃蘭茲先生會很難熬。畢竟他要無中生有三根肋骨。」

 「多難熬?」奧爾好奇的問。

 「難熬到他想上廁所都不會想爬起來,直接上在床上都沒關係的程度。」

 對於這樣的形容奧爾只能苦笑,他太清楚盧恩的個性,爬也要爬去廁所。想了想自己的時間規劃後,他對龐芮夫人說:「過程中他最好不要亂動外,我想引開注意力會是最好的方法喔。」

 「是可以這麼做,只要讓他乖乖待在那裡,對病患好的行為我是不會有意見的。」

 「那我在他旁邊複習功課吧,他躺的這幾天大概進度落後了。」奧爾摸著下巴思考著,「時間太晚我也可以回去。如果盧恩真的要在床上上廁所我也會阻止的,真是這樣做,我想也是很令人困擾的吧。」他有禮貌的說著。龐芮夫人點點頭,偷偷告訴奧爾自己藏了一些零食在儲物櫃的夾層裡,讀書餓了可以拿出來吃,這又讓奧爾苦笑了起來。


 *  *  *


 那天晚上,奧爾對著一個蓋的死緊的大棉被說了好段時間的魔藥學調製過程,魔藥還是自己隨機翻到覺得有趣的,但大部分都詭異到極點。而棉被也相當合作,沒有說出自己內心想說的話:魔藥學沒有實作,唸出來給我聽是什麼用也沒有的,除了催眠。

 事實上當盧恩短暫的睡著時,奧爾有偷偷的掀開棉被看。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竟然是一張沒有防備的好看睡臉,奧爾搖著頭不能理解,和布拉德這樣相似的臉,為什麼老是給他截然不同的感受。

 一人一西可,盧恩下掃帚!

 在聽說這個莫名興起的活動後,奧爾原本抱持著有趣的觀望態度。當芮兒在讀書會上提到集資的數目時,也想說朋友一場大概也不會很糟糕,於是一笑置之。直到當天他看到盧恩被打下來的那一刻。

 當下的他看著撞上球框後無力墜地的盧恩被抬出場外,以及一言不發、急奔出去的布拉德,腦袋裡轟轟作響。呆坐在觀眾席上的奧爾看著歡呼到一半突然停下來、藏不住情緒的臉上寫滿擔憂的韋芙,瞬間有種複雜的感覺。他不知道是該生氣週遭起鬨的其他學生,還是該生氣盧恩知道這些後還若無其事的繼續上場。

 或許還有一些是氣自己當初沒有辦法阻止朋友們、選擇冷眼旁觀吧。

 事實上,盧恩的為人也不至於要受到這樣的待遇吧,大家只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卻不擔心嗎?那時候的奧爾的確是這樣想著。外表冷靜卻因為憤怒而緊握拳頭的他,是真的替朋友擔心的。

 「拿個幸運符。」

 他以為這只是另一個整他的玩笑。故意走到雷文克勞餐桌找布拉德的盧恩,穿著隊服的他在離開哥哥時經過奧爾身邊,當時頭上一陣刺痛,轉過頭對上盧恩似笑非笑的表情,原來是被拔了頭髮。看著對方刻意在他面前搖晃手上那細的看不清的深灰色髮絲,奧爾有點生氣,但是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盧恩就跑向史萊哲林的隊友身邊了。

 呆呆的看著睡臉幾秒,奧爾感覺到睡意的襲來,於是他又稍微練習了一下符咒學,之後趴在床沿睡著了。入睡前他有點猶豫,但輕輕的碰了碰盧恩的手,對方似乎因為生骨水的作用遊走在睡與醒之間,但沒有放棄這難得的機會,馬上抓住這隻比自己略小的手,力道不重就只是輕輕的握住不讓他移開。奧爾心想就這一晚隨他去吧,回應似的握了一下對方,就疲倦的閉上眼。



 隔天早上起來,面對神清氣爽體力恢復、更加頑劣的埃蘭茲先生的奧爾,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完全變成變態。

 一些還沒有寫出來的、被跳過的裏設定:

 事實上盧恩當初的設定的確是喜歡男生的,但是他沒有想過自己能不能追到,畢竟性別一樣的情況下更大的機會是造成困擾後使得別人遠離他。不過帶著某方面算自暴自棄跟現在開心就好的心態,他根本就是持續騷擾。而且越覺得沒希望會越過份硬要別人狠狠記住他那種典型。但程度應該也是小學男生對自己喜歡的女生那種欺負吧。

 盧恩其實是有機會的。只是奧爾在自己也不清楚的狀況沒有明確表態只是苦笑時四兩撥千金←家長這席話真是危險但是也是為什麼這裡的奧爾反應不是強硬的拒絕、不過當然很困擾就是了。多虧這句搞的神曖昧,才沒有出現分歧選項所謂奧爾大喊吼依細出資2金加隆這種。

 
 小河表示怎麼搞的盧恩一臉自己想出資是轉性了嗎。

 扯完這篇纏綿悱惻的鬼東西之後,竟然連盧恩死對頭、獅院追蹤手韋芙的家長也來上一篇水火不容的始末。面對這種反派、欠揍、高傲的傢伙,韋姐好萌不可以錯過(來這招)。

◇留言(0) |カテゴリ : Pottermore  >>  Pottermore共創 盧恩 奧爾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http://flamycross.blog.fc2.com/tb.php/6-16296eb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